散文感悟生活

我好像触到了诗歌的血液

2020-02-14 本文已影响人 大敏

  我的家乡肥西地处皖中丘陵地带,岗冲起伏,文化的南北交融与冲撞,不因淮河而阻隔,不因长江而中断,这种文化有时渊源得让人心痛。我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深知它深藏苦汁的灵魂,它希望过,抗争过,也部分抵达过,我无法漠视生我养我的这块土地上每一个生命个体的悲欢离合与喜怒哀乐,我依然感动于他们那丰盈的生命激情和精神景观。我有一种把他们的苍凉与厚重、快乐与痛苦“翻译”出来的冲动,在记录他们的时事变迁和心灵波动时,我希望自己的笔能始终保有童年纯洁的情感,并向当下生活伸展敏锐的触觉。
  我钟情于瞬间的灵感和遐思,我把它们看成是诗的机遇和真相。把诗写得朴素而又诚恳,一直是我的追求。就像我的亲人在遥远的许楼村,劈木柴,喂养家禽,侍弄庄稼,用陶坛腌菜,这些实实在在的活计都带有汗味和泥土味,它们甚至不需要任何香料和洗涤剂。
  乡村从来都不缺少美,我愿返回生我之地。
  这两年,我对合肥本地的民俗产生极大的兴趣,这里面有很多人生的秘密,是民间耐读、精妙的部分,在这些看似平常的人情世故里,暗藏着多少耐人寻味的东西,包含多少时事变迁、人间冷暖,我把它看成是一座富矿。当然,人到中年,热血稍稍平静,激愤少了,温柔敦厚的东西多了起来,观察生活的视角与从前不大相同,这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深谙世故。就像这个秋天道路两旁的香樟、冬青和月桂显得格外的安静与羞涩,这些极普通的行道树自离开故园,就在内心隐忍着城市给它带来的巨大的空旷与寂寥,把自己埋进晦暗的深处,因日久而内敛,在沉默的时光低处闪着幽冥的微光,真诚而又谦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土墙、香蒲、檐雨、南瓜藤、爬山虎以及芍药、月季之类的乡村风物,即使在晴朗的白天,也使人心中生出幻觉——一丛月光的废墟。
  文字是我生命的另一种呼吸,面对一张洁净的白纸(现在是液晶屏幕),内心就有一种从容、清醒和感动,这么多年,诗歌给了我一颗向上、向善和向美的心灵,新诗的创作虽不像旧体诗那样有铁的定律,但它有审美尺度,这肯定不同于加工一件工业产品,而更像你在春天播下的一粒种子,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你写的下一首诗是什么样子,这也是诗的最大魅力所在。
  这个初冬,合肥对于我来说,是一幢带有逼仄门厅和灰色庭院的深深旧宅,带有怀旧的味道。光阴,时序,布景,一切都未曾改变,仿佛还滞留在昨天,生活还握有时光的余温,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还都那么懒散、平淡、孤立,像一条条极细小的溪流穿越时间又被时间引向命定的深处。时光里有一列急速的火车,我走在低处,一个地下商场的入口,水洼里有各种散乱的倒影,天空的占据大部,到处都是鼎沸的生活,喧嚣的市声。我确信已走出入口,我不是人群里那不可替代的,我只是偶尔被你打量的——一个短暂来到时光里的未名诗人。

  【编者按】:对家乡的挚爱,对艺术的追求,是作者激情奔涌。“乡村从来都不缺少美,我愿返回生我之地”“文字是我生命的另一种呼吸”,字里行间,我们可以看见作者的激情在燃烧。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