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感悟生活

我与书法

2020-02-14 本文已影响人 半粒粟米

  七十年代初,文革还没结束,我在临沂育红中学(现临沂二中)上高中。那时的教学秩序很混乱,学生中真正学习的不多,但是我们班却有一帮小子对书法着迷。
  我们不懂什么欧颜柳赵、苏黄米蔡。我们着迷的书法,只不过是硬笔书法,谁写的好大家就追捧谁,模仿谁。南关的陆振兴是大才子,书法首屈一指,据说他是家传。但这老兄因为家境困难,恢复高考后没有去考大学。在家照顾老人、娶妻生子,担负起全家的生活重担,书法也没再收拾起来。再后当了南关居委的主任、书记,成为一方名人,这是后话!
  我的书法比不上陆振兴,但是痴迷程度不在其下。七四年高中毕业回乡种地,田间地头一根木棍划地,也可以练上半天,且自感美妙无比!至今才知道,颜鲁公谓之“锥划沙”,此即是也!七七年恢复高考,我考上山东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后教数学、也教书法,也涉足管理工作,干过学生处、学院办公室和教学管理。悠悠岁月,忙忙碌碌,临池之功日渐弛废,但书法一直是我难以割舍的情结!总觉得自己应该是书法圈中人!
  一度专攻颜柳楷书,不仅多年不见长进,反而每况愈下,心情甚是烦躁!后来读过一些书籍,方知被“困”住了!原来,但凡需要一定文化做底蕴的高深技能,先凭天分入门,在达到一定程度后,“困”就出现了!“困”到来的早晚,因人而异,克“困”是一个大难题。不仅书法,绘画、武术等等都是如此。
  2003年,偶遇我早期的一个学生柏建永,多年不见,他已任兰山区文联主席。他发现我书法不错,便力推我参加兰山区书法家协会,后来我还在书协被推为副主席。在这里认识了刘光亭、邵泽国、贾龙江等老师,相互切磋讨论,并参加一些讲座、笔会、书展等活动,书艺水平有所提高。2003年起,改练隶书,先后研习《曹全碑》、《乙瑛碑》,发觉受益匪浅,其后又研究汉代帛书,近年又习起魏碑《张梦龙碑》、《张玄墓碑》,才发觉有些状态,但已经虚度半百了!
  我博而不专、杂而不精,成了一个怪物!我睁大眼睛也没有发现我有同类,却看到了一些比我更优秀的贤才!市里一位领导,他是山师大先我四届的校友,记得1988年我们还在大陆宾馆一起接待过山师大管梅谷校长、教务处周光福主任率领的赴临沂考察团一行。但我这校友步步走高,我就没有联系。近来看到一幅行楷作品,发现是他写的,我大吃一惊!原来这校友也是道友!最近听说我高中时期的同学W也练习书法,他我同年考上的大学,多年不见了,人家现在是一个地级市副市长,网上搜索一看,不得了!“二王”风格,专业水平!老弟政务在身,宦海弄潮,仍能潜心修研,实在钦佩!
  临沂这地方,人杰地灵,文化底蕴深厚,的确不愧书圣故里的称号!常去砚池街书画店走走,墙上挂的书法作品,尽是当地名不见经传的书家,但见功底极深,笔画、结构、章法及其精到!有那么多人沉迷其中,真令人感动!这些人才是有意志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臭铜气味的人!
  书法这东西,个人兴趣至关重要,但是他人督促同样必须。这督促的人就是求字的人,书法展的筹办人也算是!书法既然不是糊口之艺,不是进身之阶,那她的存在价值就是人们对于精神层次价值的认可,包括对于书家的尊重!既然有人索要,当须认真对待,决不可马马虎虎,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促进作用!转眼已经工作了三十一年!也退二线了!今后会有大把的时间来研习书法,我感到我的第二专业刚刚开始!能有一份个人的精神寄托,能对传承祖国文化做一点贡献,当是我不懈的追求!

  【编者按】:“能有一份个人的精神寄托,能对传承祖国文化做一点贡献,当是我不懈的追求!”作者抒发了对书法艺术的真诚热爱,文字朴实,耐人寻味。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